最新网址:www.xiaoshuomm.com

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,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?“哎……”

松云山顶浅池边,召托脸坐块圆墩墩石台,长长口气。

“哎……”召蹲旁边,声。

正捏根细长茅草,拨弄浅池王八脑袋。姑娘拨特别讲究,逗弄其,另敢碰。

“别哎,清早声接,丧丧啊。”老毛拢边,睨俩,像传统讲究长辈。

清早?”召仰脸,望头顶太阳,质问老毛。

。”召跟句,“太阳晒屁股,怎清早呢?”

抱怨归抱怨,声音却很,像怕惊扰聚团悄悄话。

老毛转头朝屋方向眼,努努嘴:“喏,屋清早,清早,反驳俩进。”

清早。”召老老实实垂脑袋,吸吸鼻:“言堂。”

召附:“指鹿马。”

召:“黑白颠倒。”

召:“昏君。”

老毛:“……”

果算昏君,按照站位,门外太监。

。”老毛怼俩丫头句。

嚣张少见,扎堆站傀主门外傀主坏话,像傀主听见似

神仙脾气,计较。

候老毛傀,偶尔已。呢?

参照。

别玩?儿弄毛病容易活呢。”老毛细茅草,王八,忍:“再,别逗错。”

话,草茎抖抖,连忙住翼翼捧王八翻身。

知晓,松云山宝贝王八肚皮软甲松云山另宝贝——

,字锋利劲瘦,几?稚气工整。

老毛趁尘山,王八捞,肚皮朝桌案,握笔恭恭敬敬……软甲“尘”字。并乌漆漆眼睛?声胁迫老毛,告状。

次,老毛深切,闷吭声雪团皮,

王八结果老毛???清楚——

回山王八肚皮字。

恼,徒弟练功,完方叫进屋。拎王八,肚皮朝桌案笔蘸墨,握教(逼迫)闻王八软甲”。

老毛口气:,白云苍狗,物非。宝贝?儿正睡床榻

老毛默默回头,眼。

创造路长金翅鹏鸟,???沧桑,被复杂绪填满绪叫做:肉,究竟谁拱谁。

召确认王八肚皮”字,长长松口气。它放回池草茎轻轻拨脑袋:“三竿,醒醒诶。”

“备饿吗。”召跟。“水烧四遍澡吗。”

“万睡呢?”

“……噢。”

老毛听脸色点缤纷,忍住,朝窗边挪挪,缓缓伸颗头。

,尘靠案本旧书册,闻腿,侧蜷睡。

老毛刚瞄眼,见尘书间抬头,食指碰嘴唇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都市相关阅读More+

一生何求沈浩秦菲雪

沈浩秦菲雪

着迷

梦筱二

绣华

玲珑秀

宿主

左秋明

碎玉投珠

北南

名门挚爱

风小晚
本页面更新于2021-05-10 07:15:01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