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家鸣一咬牙,妈的,不过是小小迷药罢了,大不了喝完之后睡一晚,反正又没有基佬等着轮他,能出什么事情?陈飞宇和红莲相视一笑。“这么说来,我倒是冤枉你了。”“我倒是觉得你在跟我开玩笑。”红莲依旧不为所动,很明显,懒得跟孔家鸣虚与委蛇。“谁说我不敢喝的。”孔家鸣脸色一变,这杯酒里面下了药,他傻了才喝下去?陈飞宇将红莲面前的那杯下过药的酒,推到了孔家鸣的面前,道:“喝下它,向我展现你的诚意。”孔家鸣挠挠后脑勺,如果只有陈非喝下去的话,那他的任务只能完成一半,也不知道明少会不会生气。不应该啊!孔家鸣脸色微微一变,不过立马掩饰好,打了个哈哈道:“哥们你很会开玩笑。”孔家鸣放下酒杯,只觉得自己的形象都高大了不少,趁着药效还没发作,挑衅道:“我已经喝完了,现在轮到你了,喝吧。”陈飞宇神色玩味。红莲不语。大家出门在外,可不得不防。”孔家鸣顿时陷入巨大的纠结中,陈非的态度很强硬,如果他不喝的话,陈非明显不会让步,那他就完不成明宇昂交待的任务。一念及此,他猛地端起面前的酒杯,扬天“咕咚咕咚”喝了下去,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。“怎么,你不喝,还是不敢喝?”他顺着陈飞宇的话茬,“和善”地笑着道:“倒也不能说冤枉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科幻未来相关阅读More+

网游之寒殇

寒门出将

纵山观海

纸墨残年

墨夜司乔绵绵

我和超级大佬隐婚了

人生如画

男人是山

王铁柱苏小汐

王铁柱苏小汐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