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xiaoshuomm.com

?,皇帝额外垂怜。

头疼越越频繁

哪儿呢?什呢?

吗?

,庾晚音兴冲冲夏侯澹,花丛

夏侯澹顿顿:“谢永儿?”

猜。”庾晚音,“谢永儿肯定儿。且,直觉穿越者,寻找应该另外,像外穿进。”

夏侯澹:“奇怪,早。”

竭力隐藏,或者该信任谁,方式求救……查查片花丛。”

夏侯澹笑:“概率巧合。SOS,双龙戏珠。”

呢?万相救呢?世界,该害怕啊。”

夏侯澹静静

庾晚音笑:“别象力嘛,凑齐三主啦。喜欢吃火锅吗?”

受封,张三尚书房念书纪。

世界尚书房通常听课张三入,却左右空荡荡,偌书房央,滑稽打转。

思,勃勃根源孤立太

张三信命。

哪怕实际本优越感,此轻易屈服。改善处境,直伴。

张三乖乖,待检查课业,才腼腆:“儿臣孤坐,实寂寞趣。求父皇母恩,哪怕伴儿呀。”

交朋友,培养势力。

皇帝眼。继摸张三头,微笑:“便让泊儿吧。”

夏侯泊长几岁,虽身卑贱,却俊秀文雅,芝兰玉树。唯见礼候,眼冰冷厌恶几乎藏住。

让夏侯泊与太坐。

冗长讲经声,张三眼帘越越沉,正昏昏欲睡,耳边忽“啪”声脆响。

仿佛回,惊恐脑袋。

“啪”,声。夫戒尺高高扬,重重抽夏侯泊:“走神!”

夏侯泊走神。

替太

讲经声再次响,夏侯泊蜷红肿,死死盯张三,薄唇抿条缝。

,张三马上问跟随太监:“安贤,夏侯泊?别。”

安贤战战兢兢、语焉详,抵听懂漫长宫斗历史已故害死夏侯泊母亲。

已死深宫内,假戏真做,虚实莫辨,清楚呢?

张三唯确知:夏侯泊恨

非常乐加深份恨

始,夏侯泊惩戒次比次加重。很快再满足戒尺,尚书阁柳条。

连太监宫膳食茶水争相挥创,变折辱戏法。每夏侯泊污水,喜滋滋望向张三,仿佛期待赏赐似

,继嘱咐:“太头痛,旁边必须更痛。”

张三软语相求数次,皇帝已经渐渐切交由继做主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金丝雀

春厌

皇子奋斗日常

容默

小肥啾

糯糯啊

都市至尊龙婿

番茄土豆唐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
老张陈冰

二牛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9-28 19:47:13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