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xiaoshuomm.com

?

皇帝眼神阴鸷,却席话孤绝倒似金刚怒目,加持,令畏。

玄妙刻,敏感感应般念头——

或许世真龙

夏侯澹收回目光,笑:“幸众位爱卿,吾孤。”

群埋首,山呼万岁。

皇帝段话隐约藏句潜台词:既往咎,此者昌,逆者亡。

候,木云混仁间,终

几乎敢相认。

、雍容华贵,此眼歪口斜,见木云,整张脸涨紫,口齿,依稀“死”字。

木云哭丧脸跪,啪啪嘴:“臣该、该、该死!臣图尔此狡猾,竟与端王狼、狼狈奸,躲、躲追捕……”

扇几巴掌,恨双目暴突,嚷嚷“死”。

全部假装听懂,喃喃圣体紧,宽息怒。

连平信任脸木边。

风”口涎横流势已

巧,威严老太离世。再往,夏侯澹母慈贞皇早逝

次与几次风,因由敢细思再猜。

倒,做什保住命。

嚷嚷哭腔,喊内容,似乎“救命”。空气股异味,失禁

几句宽慰言,劝将养,便逃仓皇告退。

宫门,几相觑,表堪言。

压低声音,暗含希翼:“听陛早朝话,似乎清算思。端王劲敌,站稳脚跟,便需培养势力……”

拉拢?”

木云半边脸高高肿,闻言冷笑声,摆脸夸张畏惧表:“赶、赶紧辞官吧。皇帝连、连弑母怕!”

愣:“位远非仁主,清算,等端王呢?与其等兔死狗烹,趁早告老辞官,才保命啊。”

各存思,分扬镳。至跑路、几找夏侯澹投诚,便

木云番表被端王希翼探实汇报给端王,洗清叛徒嫌疑。

展似乎愿,端王重新召见透露给条新报:“邶山查。享殿坑洞,武器打。皇帝,应该。”

木云忙:“既此,宜正交战,攻其备,让及反击。殿商量计划?”

夏侯泊沉默。

沉默代表犹豫。

木云:“殿,此宜早宜迟,万万放任啊。”

端王名正言顺,筹谋借图尔刀杀失败,已经被逼。即使功夺权,千古罪名。

木云知:“,咱必须师名。先派民间散播流言,场雷雨皇帝弑母,苍警示。再照计划,正呼应,百姓暴君死余辜。”

良久,夏侯泊轻轻点点头。

满朝文武惶惶,被魔王夏侯澹,正躺尸。

萧添采猛药朝,药性被打回解放

奇,连秋雨,寒风北方带入冬气息。北舟忙进忙,指挥龙、更换罗衾,搭理夏侯澹本

等余退整顿暗卫。

夏侯澹陷被窝半死活:“北叔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曼达林

墨宝非宝

掌权人

岑寨散人

康少南俞晓

绿肥红瘦

官道天骄

风流小二

老张陈冰

二牛

清末枭雄

雨天下雨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9-28 21:26:32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