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xiaoshuomm.com

七世有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小说MM阅读网www.xiaoshuomm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?枚银簪,雕飞鸟振翅,末端垂落两根长长羽毛。

明显送给皇帝

夏侯澹嘴角沉:“云雀。”

将簪递给庾晚音:“给贺礼。”

暗卫眼神刺激吗?皇帝,给送礼?

暗卫惊胆战庾晚音。

庾晚音哭笑:“怕死。”

位妃怕死,怕死吗?

庾晚音将簪掂,见夏侯澹脸“敢簪阿白”,忙搁边,劝:“莫气,思,江湖懂规矩,拿朋友呢……”

夏侯澹阴沉:“相处朋友。”

庾晚音闻醋味儿居装什气,算装

暗卫窥见嘴边

庾晚音俯夏侯澹耳边:“陛。”

夏侯澹被耳朵痒,将头偏边。庾晚音跟狐狸精似,穷追舍缠,幽幽:“陛……妹妹。”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暗卫:“?”

刚才

庾晚音魔音贯耳:“紫色很韵味。”

夏侯澹:“…………”

夏侯澹:“噗。”

暗卫麻木或许蛊吧。

夏侯澹躺尸,字点血,勉强床,马上模狗跟太党打机锋

庾晚音睡久违懒觉,男装,带暗卫低调宫,确认盯梢,默默城门。

城郊外,新增座石碑。

土坑未填,旁边停空荡荡棺椁。

庾晚音,眼等候:李云锡、杨铎捷、尔岚,素未谋老夫妇。

寒风比昨更凛冽,吹袍袖飘荡。老夫妇身形佝偻,互相搀扶,望向众双目浮肿神,似乎虽眼,却并未注身处何处。直庾晚音老妇才略微抬,嗫嚅:“诸位……?”

端王眼线,乔装打扮报真名。座碑汪昭入朝化名。

杨铎捷:“伯父伯母,汪兄至交友,程。”

其实友,

汪昭老头儿,平话字斟句酌,沉稳沉闷步,与谁交。何况入朝身远赴燕

老夫妇闻言却很欣慰:“,至少朋友送。”

老夫妇颤颤巍巍打随身包袱,将叠衣物放入棺椁,摆形。

侍卫始填土候,庾晚音鼻尖凉,抬头望场雪。

李云锡今早咬牙掏钱买酒,此斟满杯,唱:“湛湛江水兮枫,目极千兮伤春。魂兮归,魂兮归!哀江南……”

老夫妇沙哑苍凉吟唱悲号

庾晚音站旁默默听,突很久白嗓哼曲儿,被汪昭听见。汪昭纠结,点评句:“娘娘唱艰。”

交集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清末枭雄

雨天下雨

当维修工的日子

带刀

沈溪行沈琮陈眠

桐哥

皇子奋斗日常

容默

我的曼达林

墨宝非宝

金丝雀

春厌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9-27 00:49:26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