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xiaoshuomm.com

?枪,秘密,!”

夏侯澹:“宫,与内奸何异?”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庾晚音明白。夏侯澹怒火指,并非暗卫,

忤逆,背让端王打探方机密,毁

必须

始,方连思维模式此契合位者身份或者察觉转变,次次安慰见罢

夏侯澹熟悉世界块碎片、缕牵念。世界早已目全非,既往。

庾晚音深吸口气,跪

夏侯澹原本走路,此跪,终

冬夜砖早已冻透,刚接触膝盖,寒气凶残侵进皮肉。庾晚音已经感觉脑袋,低声:“此,求陛暗卫,责罚臣妾。”

见夏侯澹站立稳似倒退半步。

漫长几息,头顶传声音:“。”

吩咐宫:“将庾妃关进寝殿,落锁。,直朕死步。”

庾晚音抬头,听脚步渐渐远

俯身搀:“娘娘,请吧。”

云端,茫茫被搀进殿门。落锁声,宫夏侯澹雷霆怒,敢跟进,锁远远避

寝殿未显此空旷。庾晚音背靠门扇,呆呆站

千头万绪搅团乱麻,腕钝痛,暗卫获救,岑堇端王回头麻烦。

夏侯澹听,派保护吗?岑堇左右死,价值纸片,死

揣测……

庾晚音回身敲门:“吗?!”

,毫回音。

寝殿龙,庾晚音却越站越冷。床边,头栽倒,鸵鸟般将脸埋进

候,吐槽奏折。

胸口仿佛破空洞,感觉麻木。

久,忽门声。

,望向门边:“北叔。”

北舟木盘:“送饭。”

庾晚音连忙跑揪住晚膳走:“北叔,岑堇……”半途改口,“萧添采尔岚,端王或许麻烦……”

重音放

北舟听夏侯澹法转变,叹息声:“禁军办周全,转移岑堇。晚音,今晚澹儿错。死未卜儿,差点疯。”

庾晚音愣愣。

北舟:“令,论端王马车平安车,场诛杀端王。端王每次,暗知带,禁军却仓促集结,若真打,胜负难测。禁军领头句,险。”

庾晚音沉默片刻,问:“北叔,刚才?”

北舟:“头痛点控制住。怕吓尽量……。”

庾晚音:“况,越频繁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清穿之八福晋

小肥啾

糯糯啊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
康少南俞晓

绿肥红瘦

清末枭雄

雨天下雨

沈溪行沈琮陈眠

桐哥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9-28 20:12:50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