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受着自身的恢复,唐坤站了起来,冲着阳和长老抱拳道。何况那件事儿,是他此生之经历,最为深刻之事。“唐门主不必客气!”景天有些期待的嘀咕道。“咦?”阳和长老似是感觉到什么异常,发出了轻咦之语。“待毒人事件处理完毕之后,请小兄弟随小徒登临蜀山。”他自己的身体,他自然心中有数儿。“修道之人虽超然物外,轻易不理世俗之事,然处人界,为人身,又怎能真正超然物外?”清微微微一笑答道。“实在想不到,这般俗话,能从你这般世外道人嘴里而出。”看着一脸淡然的清微,景天充满意外。这么多年,不曾踏出渝州城一步。纵然性情再淡漠,亦会于不知不觉中,受到影响。“”长这么大,不要说太远的地方,就算是渝州城,都未曾真正踏出过。无尽淡然中,多了一抹动人的性情光辉。相对于太多世之前的无上豪情,现如今的景天,只不过是永安当的一个小伙计。“原来那白豆腐,是你的徒弟。”“长老?”唐坤疑惑中,有些凝重的看着突然发出轻咦之语的阳和长老。或许是因为年纪确实大了的缘故,一些过往的记忆,愈发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,细微小事儿,都历历在目。不论何等形式存在的生灵,环境对其本身的影响,都是极其至关重要的。十多年过去了,当年抱在怀中的小女孩儿,已然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科幻未来相关阅读More+

千金实习生

梧叶儿

一世韶华半世殇

薷梦筱然

养君为患

清漓盘泥

锦衣卫的自我修养

太阳从曦边升

天哪,我变成鳄鱼了

遗憾ffae478d898

苏若汐盛南凌

冰冷总裁霸道妻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