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翊听后,顿时叫起屈来:“姐姐,你这就不讲理了,之前那事我真不是故意的,而且我也跟你道过歉了。”或许在少女的心里,就没有注意起他这种没有什么身份也不特别的人。“你!”谁知背上的少女冷哼了一声,冷冷道:“流氓!”“风吹裙摆起,马惊鸿雁飞,一壶烈酒伴身随,谁识孤行滋味。”“姐姐,你见过鬼哭,听过狼嚎?”不过,那又怎样,就是他赵翊出身贫寒,毫无身份,也一样可以青春年少,笑颜如花,一样可以踏歌长行,喝烈酒骑烈马,做出一些不平凡的事情来。为了不显得寂寞冷清,赵翊时不时找话与背上的少女说,不过少女似乎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,不怎么待见他,往往是赵翊说三句,少女才会应上一句。陆清心虽然对他神情冷淡,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冷漠,但却也不像这位少女这般蛮横不讲道理。赵翊故意问道,好不容易引动了少女的尊口,他可不想让她又快速沉默下去。赵翊知道少女还在生他的气,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他本来在少女面前的形象,就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乡下少年,入得了少女的眼才怪。见赵翊说话的语气酸溜溜的,少女哼了一声,说道:“小气鬼,说说就生气了,一个大男人比个女子的气量还小。”最后的一抹亮光,消失在了天边,天空便暗淡了下来,如一张巨大的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
豪门暖婚:影后不二嫁

岁岁安

虞书

大虞太史令

尤欣封厉

顾年华

重生八零福气包

圆缺呀

试婚新宠

神经大条

星际野史说

三杯一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